半生熟

【独家】「你」是我的眼 – 全马首只导盲犬

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资料显示,预计2020年全世界将会有8000万人受到青光眼的影响,这其中包括了15万的马来西亚人。Mr Stevens 陈锦辉在 2002 年因为青光眼而失明,这次我们有幸和他聊聊天,更从中让大家认识导盲犬。


“这是一种天堂掉入谷底的感觉。”

证实患上青光眼,当下的心情。
S:当发现自己失明时,我觉得自己瞬间成为了废人,和死人没分别。青光眼,是没有预兆的,为了痊愈也用尽了所有的偏方却依然徒劳无功,进入永远黑暗的世界。在还没有失明之前,我是一个没有宗教信仰的人,更是一个物质主义者。或许是冥冥中自有安排,在我患上青光眼那一年,正值人生中事业的巅峰期,而上天在这时给了我一个严峻的考验,向来视力健全的我就这样慢慢地进入了黑暗的世界。

从患病到失明,如何走出阴霾?
S:很坦白,我曾经想过轻生,但却不够胆量。在适应失明生活初期,我的人生犹如电影中的丧尸一般,只有躯壳,没有灵魂。直到在一个偶然的机会下接触到了教会,开启了他转念的一生。或许是因为心灵得到慰藉,再加上太太和家人的支持开始了的义工生活,分享患病的点点滴滴,让更加多人认识到青光眼的病症。终于在2009年,成立了马来西亚第一个青光眼协会,帮助视障人士。

什么时候开始萌生导盲犬的念头?
S:说来就有趣,在我六岁那一年,曾经被狗咬伤,从此以后便对狗狗望而却步。直到有一次太太和我分享一部日本电影《导盲犬小Q》,才慢慢开始了解导盲犬,也开启了我的导盲犬配对之旅。终于在2014年把导盲犬带回马来西亚,也成为了马来西亚首只导盲犬。

Lashawn在你生命中带来什么转变?
S:自从有了导盲犬后,生活从此改变,就像是重新赐予我的一双“眼睛”。简单来说,至少有Lashawn在的时候我不曾受过伤,更别提在还没有它之前身上的种种“战绩”。有了导盲犬,我的生活变得更加独立,不需要时时依赖别人。然而,针无两头尖,在带着Lashawn外出的时候同样遇上了百般的刁难,被人驱赶的情况犹如家常便饭。事实上,导盲犬这个概念对于马来西亚人来说是一个新生事物,再加上本地政府并不承认导盲犬为合法的“服务犬”,携带导盲犬出行不太顺利。

请分享你在积极推广导盲犬服务制度的活动。
S:去年底,我们发起了为其100天的一项名为 “Dog For Sight” 的签名运动,希望透过群众的力量筹集10万个签名便提呈给副首相旺阿兹莎,修改2008年残疾法令,并且承认导盲犬为“服务犬”,让它们能够自由进出公共场所和交通工具。虽然时至截至获得8万多的签名,但这并没有阻挡我向政府提交这个请愿和备忘录。但是似乎并没有任何的回应。对我来说,导盲犬合法化是一场很长的“革命战争”。Lashawn今年7岁了,而拉布拉多寿命平均14岁,在剩下的这七年,他会继续为导盲犬合法化的使命继续努力,无论是否被接纳,我需要的是一个答案。

图片来源:Lashawn Instagram

“曾经的形同陌路,如今的形影不离”

Lashawn在你心目中扮演者一个什么样的角色?
S:与其说它是服务犬,它更像是开启我心灵的一扇窗户,扮演着我和外界沟通的桥梁。自从有了Lashawn,多了很多人主动和我聊天,不管什么动机都好,这对我来说是好事,因为相对地会增加视障人士的自信。虽然导盲犬和一般犬种无误,但它毕竟是一只服务犬,因此有几项禁忌必须要留意的。

在马来西亚,目前之有 3 家购物商场允许携带 Lashawn 进入,Mr Stevens 希望有一天可以带着 Lashawn自由走动。每年的4月最后一个星期三是「国际导盲犬日」,Wakeke 也衷心祝福 Mr Stevens 的愿望可以早日实现,导盲犬能够好好地履行职责,因为它们是人类的好朋友,也是主人的眼睛…


采访后记:在我们采访的前一天,刚好就是Lashawn满七岁生日,希望它能够健健康康,继续陪伴Stevens走下去。

Leave a Response

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.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.